眼泪就奔涌而出

2020-06-20 22:27

金宁的办公桌里,珍藏着很多全国各地的孩子们给她的来信,孩子们向她汇报最近的学习、工作、生活情况,还不忘叮嘱“妈妈”要好好照顾自己。

……

这话,金宁小时候就总听母亲唠叨,可曾一直忙碌于生意的她,始终找不到自己究竟有哪些事情值得今后回忆。现在,她终于能回答自己。

金宁,一位从浙江到青海淘金的企业家。多年前,青海广袤的土地上蕴藏的勃勃商机吸引了她。原想赚够了钱就回老家,而在青海打拼这么多年后,她却深深地爱上了这片土地。当她把爱留在这里,她发现从这片土地上收获的,不仅仅是物质财富。

除了教授知识,金宁还经常抽出时间与学生谈心,平易近人、见多识广的她很快成为孩子们的好朋友。

在担忧中,她果断地做出决定:把霍世军带到身边,让他跟随自己回西宁市读书,做他的“妈妈”!

2008年,已经在青海扎根,生意开始欣欣向荣的时候,青海金辰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金宁突然做出了一个让朋友和员工们都不可思议的决定:去边远学校支教!

金宁说,她从未有过这种感动。

一次,从外地回来的火车上,一位平时沉默寡言的女生走到金宁面前说:“金老师,回去后我一定好好学习,考上前几天我们去过的那所大学。”

玉树地震发生后,金宁将三十多吨即食蔬菜送往玉树灾区慰问受灾群众和抗震救灾的队伍。

和霍世军一起到西宁的还有好几名学生,金宁给他们提供食宿、为他们联系学校,关注他们的成长。在金宁的帮助下,这些孩子都顺利完成学业,如今,他们有的在高等学府深造,有的已经步入工作岗位,但他们始终不会忘记,是金妈妈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随后,她又组织学生到兰州、西安、北京等城市开展社会实践,让孩子们开阔眼界。

在西宁的家中,金妈妈给他找到了新的学校,督促他学习,悉心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后来,按照霍世军自己的志愿,送他去了军营锻炼。

这让所有人都不解。“慈善有很多种方式,可以捐钱捐物,为什么要放下生意去学校当老师?”

青海的大地带给她财富,圆了她的梦想。为了回报这片土地,她承包西宁市韵家口西旱台5560亩荒山50年。5年来,她一直雇人义务植树,人工费、运输费、水电费共花了25万余元。

当她在偏远学校支教、当她资助越来越多的贫困家庭学生上学、当她支援玉树抗震救灾与重建,金宁却感谢这片土地给了她太多的感动:“人生的价值不在于你收获了多少物质财富,而在于你为社会付出了多少!”

(作者:辛勤)

由于课堂气氛活跃,旁征博引,金宁的课成为学生们的最爱,期末考试,她所教的班级学生平均成绩要比年级平均成绩高出30分,这在这所学校是从来没有过的。

这枚军功章是霍世军在那场艰苦卓绝的玉树抗震救灾任务中光荣获得的。战友们告诉金宁,霍世军在部队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不能给我妈丢脸!”

回到自己的公司后,员工们也觉得金总变了,她不再为拿不到一份订单而懊恼、斥责,而总是为别人考虑,更能包容员工的一些错误。她的世界里,不再仅仅有生意和利润,她将心放在了更多人身上。

金宁愕然,她突然意识到:贫困,不是漠视教育的唯一原因,必须带孩子们走出去,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而金宁也明白了支教的真正含义:不仅仅是要传授给学生知识,重要的是指给他们一条通往未来的路。

通过这样的活动,“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深深烙在了孩子们心中。回校后,同学们更加发奋读书。

乌兰县贫困生马永伟在金宁的资助下就读于省工业职业技术学校,2011年秋天,马永伟骑摩托车发生事故,头颅骨破碎。正在家人无助时金宁来到病床旁,支付了医院抢救费用近万元。

那年3月,处理好公司的事务后,换下名牌服装,洗去脸上的粉黛,在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乌兰县第四中学,金宁成为了一名普通的历史教师。

一个学期的支教生活很快就结束了,学生们为她举办了一次欢送会,全校师生都来了,燃起篝火跳起舞,金宁把最快乐的记忆留在了夏夜的乌兰。

两年间,金宁出资二十多万元,带着150多名师生到外地进行社会实践活动。

那年五一假期,在金宁的倡导和赞助下,学校组织了一批优秀学生到西宁市开展社会实践活动。很多学生都是第一次走出乌兰县城,在高等学府广阔的操场上、明亮的图书馆,在鳞次栉比的高楼间,孩子们感受到了自己的生活与外界的差距。

贵南县,在她的捐助下14名贫困学生顺利完成学业。

金宁结束支教时,有一件事情让她放不下心——学生霍世军是孤儿,一直由爷爷奶奶辛苦抚养,但老人能力非常有限,许多次,爷爷都提出想让霍世军辍学回家放羊。

一次家访中,一名女生的母亲告诉她:“一个丫头家,要学习好干啥?混个初中毕业就嫁人了。”

这些年来,金宁的生活是以自己为圆心、以利润为半径的一个圆,每天忙碌到深夜,却发现内心越来越空虚。一个身心疲惫的夜晚,独自仰望星空,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所追求的生活不应该只是这些。

有人说,她改变了很多孩子的命运。可她明白,是孩子们改变了她。

摸着孩子没有一块好地方的小脸蛋,金宁的笑容还未散去,眼泪就奔涌而出,蹲在地上从袋子中拿出锁阳,顾不上擦去泥土,咬了一大块,就着眼泪咽了下去。

支教回来后,金宁感觉肩头多了一份重量,那就是企业家的社会责任。

以前每当金宁听到这些消息,都会亲自去他家说服爷爷让孩子继续上学。现在她这一走,担心爷爷又会让孩子辍学。

去军营锻炼的儿子霍世军没让她失望。2010年7月,一枚三等功勋章从甘肃省武威市寄到了金宁的手中,包裹里还附着一封信:“妈妈,军功章有你的一半。”她的眼眶顿时湿润了。

夏天,乌兰的蚊子格外多。那个周一,金宁下课后刚走出办公室,一个小男孩儿追了出来,怯生生地叫住了她。他手里的蛇皮袋鼓鼓囊囊地装了半袋子,他小心翼翼递给金老师:“金老师,听说吃这个对身体好,你吃吧。”金宁打开一看就笑了,竟是半袋锁阳。再看小男孩儿,发现他的脸上全是被蚊子叮的小包,那是孩子上山挖锁阳时被毒蚊子咬的啊。

她希望发挥自己所有的能量为青海多做点事。2010年3月,在金宁的努力下,乌兰县与浙江金华经济开发区的友好区县协议终于达成。

新玉树建起来了,更要有新牧民,金宁看到,当地牧民迫切需要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她投资近两百万元在曲麻莱县巴干乡开建一所设施器材配备齐全的文化站,去年7月,文化站已投入使用。

“人这一辈子,总要做点让自己老了之后有想头的事情。”

在支教过程中,金宁的内心平和了、充实了,她学会了包容。

“儿子都这么懂事,当妈的更要为社会多做一些贡献。”金宁更下定了决心。